算盘徐 ——读《俗世奇人》后续

日期:2019-01-23 阅读次数:57

老徐总是坐在菜场的角落,面前铺着一张褪色的编织袋,上面摆着青的瓜,红的椒,那模样总是水淋淋的,讨人喜欢。做生意的秤盘就随意地搁在蔬菜上,破旧的马扎被他的屁股压得呻吟,他也不管,就那么自顾自地眯着眼,抽着烟,等着来买菜的城里的老头老太——尽管他自己也是个六十多岁精瘦花白的老头子,他却总爱这么称呼那些买菜的人。

老徐奇在他的称和算。当买菜的那些老头老太们把挑好的菜递给他时,他总是麻利的用塑料袋一套,往秤盘上一搁,那秤还在忽上忽下的蹦极,那砣还在左右来回的滑动,那秤盘还在荡着秋千呢?老徐就报着:几斤几两,几个钱,抹掉零头,给多少。那些老头老太也奇怪,平日里个个贼精的人,碰到他都是立马付钱拿东西走人,从来不嫌弃什么。这可奇了怪了那些个新来的买菜人了。

有一次,大概哪个不信邪的来找茬的。先是对老徐的菜横挑鼻子竖挑眼,嫌这嫌那还嫌贵。老徐看着是新顾客也就没说什么,只在一边嘿嘿陪着笑。称菜了,老徐又是那么个顺溜的手势,对方可就不干了,愣说老徐是奸商。这下,可把老徐给炸了毛了,他把菜往对方手里一塞,冲着他吼:到公平秤去称,少你一钿,错你一分,我这秤杆子让你撅了!买菜的人一看,暗想,逮到机会了,便也脖子一梗:你自个儿说的,可别到时耍赖!周围的人开始起哄,怂恿那买菜人。一旁的老头老太们倒是过来人,纷纷劝买菜的不要太过分了,到时下不来台。可事到了这地步,即使心里打着退堂鼓,也不得不横下一条心来了。起事的一伙人来到了公平秤前,个个把眼瞪得滴溜圆。没想到那电子秤红红的数字一阵乱闪,结果与老徐称的和算的丝毫不差。一连几遍,都是如此。把那伙人给傻了眼。至此,老徐才算镇住了整个早市场。

菜市场三教九流,吃得空的人也有。据说还有人专门拿着计算器跟老徐比过。老徐卖菜,报一个数字,他就在一边掐着机子。结果,计算器比老徐总要慢上那么零点几秒。别人问他有什么窍门,老徐说,哪来的窍门,自己的名字还要瞅上半天才认识,你说我哪来的窍门。要说窍门,只能是卖了五十多年的菜了,从一开始掰着手指头算起,到现在,几斤几两多少钱都背得出来了。旁边卖菜的人都不信,甚至神秘兮兮地猜老徐心里肯定装着一副“精算盘”。一传十,十传百,“算盘徐”的绰号打此也就响了。

后来,菜场整顿,城管抓得紧了,像老徐这种自个地里种菜来卖的人生意越来越难做了。用老徐的话说,就像赶鸭子一样今天在这明天到那。当然,老徐们就是这群被赶的鸭子。不过,老徐他们的菜新鲜、干净,做生意又厚道,从不短斤缺两。因此,只要天不亮,赶在城管来之前往地里那么一戳,那些个城里的老头老太还真的跟淘宝一样一拥而上便抢个精光。老徐也乐得个早点回家,省得在菜场里有碍观瞻了。

别说我不告诉你,你想吃到老徐的菜,看一眼老徐的绝技,还真得起个大早。到菜场的角角落落去找一找,你总能看到那一身打扮的老徐。

 

 

 

604        邵云绎